scotthsu41的遊記

2016-08-16

20160816 靈巖寺賞『艷紅鹿子百合』嶺腳十分瀑布之旅
 20160816來一趟賞靈巖寺『艷紅鹿子百合』,順訪嶺腳十分瀑布之旅,一早由八堵轉平溪線,來到嶺腳車站了,依例先來一張,出發前合照,2015/01/30訪望古瀑布時,已走過嶺腳寮山,今天主要是訪靈巖寺,賞『艷紅鹿子百合』,訪靈巖寺前,大夥先參訪『嶺腳石窟大瀑布』,『嶺腳石窟大瀑布』,就在嶺腳車站近旁,從嶺腳車站近旁小路,下到河谷就到了,是非常近的景點。

 下到河谷前,已可遠眺『嶺腳石窟大瀑布』,可惜今年水量少多了,最近炎熱,天天酷曬,也是沒法子,期待輕型小颱風來,多雨少災,那真是所謂的,風調雨順,『嶺腳石窟大瀑布』巡禮,水位很低,可直接走上石窟洞,大夥稍賞景一番後,告別『嶺腳石窟大瀑布』,上來嶺腳車站旁,正好迎接平溪線火車,也目送平溪線火車,來到嶺腳的微笑彎鐵路,旺德福月台,讀一下解說牌,告別嶺腳車站,續往蔡家小洋樓。

 來到嶺腳地標之一的蔡家小洋樓,大門已損壞,入內參觀一下,嶺腳蔡家小洋樓前,大夥再來一張合照,經天寧寺、靈巖寺山門,來到觀世音碑碣,即往靈巖寺的登山口,「南無大悲救苦觀世音菩薩」石碣,被樹葉遮住不少,古蹟少整理,由石碣旁山路登山,走上靈巖寺,舒適有蔭山路,整理得相當不錯,來到靈巖寺了,寺前山壁即可賞『艷紅鹿子百合,寺方說:今年天熱、雨少,花況比去年不佳。

 豔紅鹿子百合(Lilium speciosum Thunb. var. gloriosoides)是臺灣原生種百合,屬百合科百合屬,為鹿子百合的變種。在2004年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簡訊─「鹿子百合的天然分布與變異」文章中指出,鹿子百合天然分布於亞洲東部,約北緯25度到35度、東經105度到135度之間,如臺灣、中國大陸及日本。因地理區隔產生許多變種,艷紅鹿子百合為其中之一,分布區域僅在臺灣新北市至基隆臨海及內陸海拔200-600公尺的山區,花朵為白色底有紅色斑點,花被強烈反捲,邊緣呈波浪狀,花期為7-8月。

 豔紅鹿子百合,新北市平溪區為豔紅鹿子百合原生地之一,因生長在裸露岩石的向陽坡地上,受強烈的東北季風吹拂,並仰賴霧氣及露水的滋潤,伴生五節芒及臺灣蘆竹,平溪當地為其取了「天使的翅膀」、「峭壁的精靈」如此雅致的別稱。據說因具有治療皮膚病、帶狀庖疹的藥用,又人為破壞棲地,以及其花朵豔麗,遭人過度採擷而面臨生存危機,「國際自然及自然資源保育聯盟(IUCN)」列為嚴重瀕臨絕滅的珍貴植物。

 靈巖寺寺前山壁賞薑花、『艷紅鹿子百合』、滴水與青蛙,來到靈巖寺前遠眺賞景,上到靈巖寺後上方山壁,著名的鐘乳石滴水觀音,也賞一下,靈巖寺寺方張貼『鐘乳石滴水觀音』照,『艷紅鹿子百合』照,靈巖寺前休息處,來到廖桑的Coffee-Time,建興的餅乾,感恩吶,也是大夥閒聊時間,場地不錯,加上時間也近午,大夥就於此進午餐、閒聊、休息、賞景。

下午告別靈巖寺,再賞寺前山壁『艷紅鹿子百合』,續往十分瀑布,走另一山路下山,長滿鮮苔,路滑少人走,下雨天不宜,下山到產業道路,路旁小溪,河谷變黃處,老廖說有硫磺,說不定附近有溫泉,下山產業道路旁,有不少戶民宅,午休時間,日本雞很吵,看來日本人沒午睡習慣,日本雞也一樣,告別新北市政府指定為古蹟的觀世音碑碣石壁,先回嶺腳車站,再搭車前往十分車站。

 往嶺腳車站,途經天寧寺前蛟龍亭,大夥稍歇一會,蛟龍亭旁賞景一下,少許楓葉已變紅,大夥相約要來賞楓,途經嶺腳老街,有住戶盆栽『艷紅鹿子百合』,這些盆栽『艷紅鹿子百合』,顏色較淡些,經嶺腳老街,來到嶺腳車站,往十分車站的火車也來了,續往十分瀑布,來到十分車站巡禮,遠眺靜安吊橋、樓子厝咖啡民宿,十分車站旁鐵道,放天燈的遊客頗多,天熱往十分瀑布的遊客,相對少了許多。

 天熱往十分瀑布的途中,大夥稍歇一會,先來到十分遊客中心下方賞景,來到四廣吊橋前,鐵道旁禁行至十分瀑布後,四廣吊橋只能賞景來回走走,就少有遊客了,大夥起鬨,衡的來一張 豎的來一張,斜的也要來一張,橋下夜鷺說:你們搞啥?經十分遊客中心前石碑,續往十分瀑布,走木棧道,往十分瀑布,來到十分瀑布處了,今年水量少多了,一番賞景後,老劉遊興仍濃,下一目標呢?大夥想回家了,踏上歸途,往十分老街,同時也結束今天,靈巖寺賞『艷紅鹿子百合』嶺腳十分瀑布之旅。

 今天,我的痴呆症輕微小發作,又《秀逗》了一下,一早準備出門時,將出門4要『伸、手、要、錢』,『身分證(證件)、手機、鑰匙、錢包』,放入一小包包,墨鏡,一起放梳妝台前,悠遊卡騎車到台北站後,馬上要用,隨手放入褲袋內,吃完早餐騎車出門,梳妝台前的小包包、墨鏡,就忘了帶,出遊一陣子,嶺腳車站大夥要買啤酒,雖然痴呆症輕微小發作,但演技還可,回廖桑說,等到十分再買,呼嚨過去,今天沒帶錢。

 遊完十分瀑布回家,踏上歸途,公車/火車討論一番,十分遊客中心前945公車,沒附時間表,無法掌握搭車時間,結論是坐火車,走到十分老街站,有時間表車子快來了,又改提議坐公車,到木柵轉捷運回家,上木柵捷運後滿腦子,注意那個車站可轉4號線,回到三重到家,才發現早上騎去的腳踏車,還留在台北車站,沒人可幫載到車站,有點麻煩,只好走到台北車站,再騎車回三重,確實『秀逗』,痴呆症發作了。
  • 本篇所屬分類

    郊山

  •  

     

1 相關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