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ennifer之家

 



台東-龍田國小



冬日的東海岸線有雨,陰鬱而清冷

在花東縱谷安靜的「鹿野高台」郊區上方,聚攏了肥厚的灰黑雲層,在原屬於乾燥嚴寒的一月,水的精魄和記憶的碎片凝聚上頭,潮濕、腫脹,並不時躁動著

為了那片楓香透光的清亮溫柔,與黑松蒼勁的壯碩身影,總要迷路一回在花東縱谷上。踩踏上落葉的小小步伐,便能聽到秋天對自然的歌詠



鹿野遊客中心

「鹿野高台」後方的停車場


鮮艷的炮杖花盛開

蒼勁的黑松→龍田國小內



風有時,雨有時。這一次,我靜心的享受著風雲變幻的瑰麗、天降甘霖的酣暢。就著山風,靜靜獨坐在台東「龍田國小」黑松樹下好一陣子,諾大的校園無人跡,只有隔鄰「阿度的店」傳來賣力的呼叫器聲音,和著一月蕭瑟的鹿野山風,強力的放送著,鹿野慢速旅遊的心情。

眼見著時而露臉的光束,在校園的石階上緩緩的移動,繪出堆疊交織的樹影。相映著校園茄苳老樹的褐紅,旅人簇擁著滿地無人掃的碎瑣落葉,和著初春鹿野山裡的微風,一起享用著輕食的午餐

輕輕慢慢的走過落葉,看著楓香與斑駁的黑松自兩旁延伸成迴廊,也像是等過多少世紀的滄桑,癡癡望向天涯,向不倦的遊子頻頻招手。聽說還有日本人的後代會不定時前來「龍田國小」,為的是尋找當年父執輩們,屬於台灣遊子離家的心情。只是,黑松不懂他們走遠了,而且是永遠的離開了

撥開層層落葉掩蓋的地面,年久失修的校長宿舍,比黑松更斑駁。「錫蘭橄欖」樹蔭下,破舊的老房子鄰立著,沒有人照看了;也許曾經有過學子歡笑的風采,今日卻連寂寞都找不到。落葉的溫柔,終是藏不住落寞與寂寥的況味



百年老校→龍田國小

 

阿度的店



祧Y式的規劃→日本移民村的願景



時間是一條永不止息、汩汩前奔的長河。許多深刻的回憶,被長河的波瀾不經意間淹沒或者打散,但回憶卻成為生命裡最美麗的反芻。我慢慢的走在花東縱谷上擁有黑松、楓香、茄苳等多棵百年老樹「龍田國小」校園中,咀嚼著我生命裡最美麗的反芻

午后,雨後的天空彷彿陰鬱的眼睛還蓄著淚水。黑茫茫的天空,微微啜泣著,還似醞釀著情緒,準備好,再伺機大哭一場。旅人,儘速移動、縮短台9線300碼的距離,緊緊跟上200碼的符號,以避開陰鬱天空傾瀉下的淚珠、、

行旅日期:2008/01/13



鹿野→慢速旅遊正興起



「龍田國小」內已漸傾頹的日式宿舍

保存尚良好的校長宿舍




百年的苦楝老樹

已列為老樹的楓香群




回憶,成為生命裡最美麗的反芻




回首頁

 


<!--